pingguo 发表于 2017-7-25 10:45:10

一如平时这些鬼子对待中国囚犯们的苦求时一样

南京上海方向的部队,向芜湖一带进攻。
“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呢?”高东用没受伤的右手用劲将身体撑了起来,左臂鲜血狂涌而出,早就失去了知觉。但面对尹路这样盛气凌人的杀手,他决不能退缩。高东人生的字典中,就从来没有退缩这两个字。从小到大,他都是迎接着各种各样的战斗,就算是最终必然要倒下,他也要堂堂正正威武庄严的倒下。
“活体试验品!”林凡压制着心中的愤怒,低沉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林凡和詹森同时看向了高东,眼中都有诧异。
高东像是对他的一切哭诉为所未闻,一如平时这些鬼子对待中国囚犯们的苦求时一样。
“大家可都听到了没有?咱们副司令员可是怀疑着我们骑兵是不是吃干饭的!你们要不是饭桶,就给我把裤腰带勒紧一点,抓起你们的马刀,待会儿跟我冲进城去砍鬼子!”
“这次任务就由你亲自去监督!能不能拿下济南,就看你的任务完成的是否干净利落了!要是完成的漂亮,我给你记一次大功!”高东哈哈笑着说道。
他一把扯开衣服露出胸膛,旁边的骑兵也一起做出同样的动作。只见他们的身上到处都是骇人的伤疤,枪伤,刀伤,爆炸碎片留下的伤痕,可以说这些人的身上就没有一块好肉。
今天是咸阳城鬼子的末日,却是独立军的狂欢日。因为高东骑马进入仓库的瞬间,就差点惊喜的在马上狂呼起来。
“是!”早就等候已久的独立军士兵大吼着,将一架架机关炮放置在战壕内。
这就是困兽之斗,也是独立军必须付出的代价。
高东也不理睬众人的眼神,他用的可是特种兵的思维在作战。而且他的计划,恐怕打死畑俊六也不会想到。
他突然抓住松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如平时这些鬼子对待中国囚犯们的苦求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