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guo 发表于 2017-8-5 07:33:38

再想想一连三天来公孙军的战舰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都写了作者的名字,公孙白视线从十卷檄文上的文字上一扫之后,然后视线落在最后一卷檄文之上,脸上露出奇异的神色。
“速速急报鲁公,公孙军主力来袭!”一名斥候急声道。
巡视完毕,满宠抬起头来,只见对面江岸,火光通天,映得半边天都红了,暗暗吃惊,不过想起自己的十里铁锁,再想想一连三天来公孙军的战舰只敢远观不敢靠近,心头又沉实了许多。
司马防见公孙白揭过这个梗不谈,心头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笑道:“不瞒魏公,草民一身风湿,每到天寒之际,便是腰酸背痛,双腿下不了地,已有多年了……”
掌控许都,生擒公孙白的妻儿,进而逼迫公孙白交出兵权,他将成为天下最有权势者,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汉储君。而更重要的是,他隐隐感觉到,公孙白当年给他施予仙术治病的时候,没有全力而为,否则不至于辛苦耕耘了那么多年,只是产出两个女儿而已。更何况,这几年的堕落,他的身体愈发衰弱了。所以除了逼迫公孙白交出兵权,还要逼迫公孙白使用仙术全力替他治病。
第509章兄弟反目
对面的卫觊和梁举自然也看到了三千余京辅军骑兵,早已惊得魂飞魄散,尤其是梁举早已面无人色,两股战战,连马都坐不稳了,这一刻他才深深感到悔意,可惜为时已晚。
一杆苍劲大旗上,金龙飞舞,正中绣着一个斗大“燕”字。
潘璋神色大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再想想一连三天来公孙军的战舰只敢远观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