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guo 发表于 2017-11-9 13:03:34

无数星辰的碎片之中紫寒那白衣而展划过了星空交汇着那身着墨衣而来的莫阴阳

,目光所望之时看着青无双眼中再度生出了一抹寒意,此时凝望灰色的眼眸之中唯有冰冷,冰冷中看着眼前之人。
这一刻,随着那两枚棋子的流转而动,这一片星空却生生被封,紫寒立在天宇之上目光所致之间看着那一黑一白的两枚南皇棋子,他的心绪之间却不由为之而动。
“那楚族之人与妖凰天大战之时,手中所执的便是君皇剑!”
声音自此而起,紫寒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这一切,在那一刻所望之余,宁凌仙与冷凝皆是不解,那原先风轻云淡的少年此刻的神情之中竟会是如此的阴沉。
麒麟古地若化作了沉寂,紫寒将那一块骨放在了木盒中,一路而行向着前方而动,此刻冷凝随在身后二者不知何时走向了何地。
可是在那深渊两侧却变得不再平静。
“既然不走,那便尽数死吧!”
随着那一人的惊呼,所有人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那一刻所见时看着紫寒眼瞳竟忍不住在颤动,此时已然过了百年,那当初震慑四方的剑君之名在百年间已然渐渐磨灭,可是今朝再度提起之时却让所有人心头皆是一惊而起。
随着轰鸣,一战惊四方,看着月皇子那般强势时渐渐的似乎所有人皆是信了他真的从紫寒手中夺了那印记。
正如此刻的轰鸣,星空中那一枚大星爆碎,无数星辰的碎片之中紫寒那白衣而展划过了星空交汇着那身着墨衣而来的莫阴阳,一战下星云之外所有人皆是惊骇。
声音响彻在这虚无的空间中,多宝眸如闪电划过了虚无落向了火海,那一刻紫寒闻言时心绪一动也望向了那火海。
“你当真要如此与族群为敌吗?”
方天想说着却泛着那嘲讽的笑意,对于紫寒,任凭如此的令人惊艳,可是他却总是随着轻蔑之意,他总是感觉自己高高在上,天生高人一等。
当一切无言时,那一方天地中血色弥漫,那般血色在落尽时便是化作了一片无垠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无数星辰的碎片之中紫寒那白衣而展划过了星空交汇着那身着墨衣而来的莫阴阳